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生如夏花

惊鸿一般短暂 如夏花一样绚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 踏雪寻梅(十三)  

2008-03-24 06:14:51|  分类: 情感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文/1粒尘中沙

    小君徐徐吐出一口烟雾,半眯着眼意味深刻地看我。她并不急着回答,伸出白皙而纤瘦的手在我面前的烟灰缸里弹掉一截烟灰,全然不似初见她时的清纯模样。

    我突然就笑了,往后把头靠在椅背上仰望天花板,伸长腿好让自己舒服些。我说:“好女孩不抽烟。”不是不想知道,我只是做出不感兴趣的样子,内心很奇怪地抽痛,却又无从发泄。我猛吸一口烟,吐出一个又大又圆的烟圈。

    一个谜题,若是猜谜的人根本就选择放弃,那么出题的那个是不是会忍不住揭开谜底呢?小君终于沉不住气,迫不及待要给我答案:“你真的不知道?”她用一种充满怜悯的眼神看着我,说了志伟曾对我说过一般类似的话:“天涯,你了解梅梅吗?你知道她的过去吗?你真的爱她并且会一直爱她吗……”

    面对小君的无数个“吗”,我只答了一句:“我爱梅梅。”

    掩饰不住一丝失望,小君话锋一转:“天涯,你不能就这么闲着呀,叫我姨爹給你找个事做吧。”

    我欠起身按灭烟蒂,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小君一跳。她有些慌乱,垂下眼帘,脸蓦地就红了。窘迫的小君更加可爱,依然是我初次见到那个腼腆而乖巧的表妹。

    强忍蜂拥而至的笑意,我板着脸凑到小君近前,语气平淡地说:“我会找事做的,但要靠我自己!”

    门“砰”的一下开了,突然闯入的梅梅刚好看到我和小君脸对着脸。她两手举着纸袋,可能是吃的,脸上的表情很奇怪——明明是咧开嘴巴在笑,眼睛里却写满惊讶和怀疑,然后她就“扑簌簌”掉下泪来。梅梅就那样举着两大包零食定格在那里。

    我和小君同时起立,我更是忙不迭赶到梅梅身前欲接她手里的纸袋。她一哭,我就心乱。

    梅梅把纸袋朝我脸上一掷,那纸袋里敢情是肯德基之类的吃食,有一种不知是什么酱就糊了我一脸。我猜她还想给我一巴掌,但见我一塌糊涂又愤怒又滑稽的样子,梅梅又被吓到。她“哇”地一声哭出来,再次莫名其妙从我眼前跑掉。

    我知道我应该去追她,但我感觉好累,厌倦了这反反复复永不结束的游戏。

    小君慌忙拿了纸巾来给我擦脸,我粗暴地掀开她的手,气急败坏地冲到卫生间,把水放得“哗哗”响。我一下一下往脸上浇冷水,不解气,干脆把头伸到水龙头下彻底弄个干净。小君在一旁很担忧的样子,她一个劲地唠叨:“别洗冷水,天涯,别洗冷水,会感冒的……天涯……”

    我和小君喝酒,天很快就黑了,我们都没有回家,我在这里没有家。小君有家,但她不想回家。我记得在喝酒的时候小君告诉我,她父母也是离婚的,她跟父亲过,父亲工作忙经常出差也没时间管她,因此她多数时间和表姐在一起。也许她还说了很多,但我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 当时我们都喝醉了,我仿佛看到梅梅。我抱她,她在我怀里“嘤嘤”地哭。我说:“宝贝,我再也不让你生气了……”

    清晨,我看到了在我身旁酣睡的小君,头痛欲裂。我猛地掀开被子,裸露的小君被惊醒。冷空气让她蜷起身子,又惊惧又娇羞的她两手抱在胸前,一脸的无辜。

    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!”我怒喝小君,不信任地看着床单上一团已经干硬而变得暗红的血渍。那处女红就像一头会吃人的魔兽,它朝我张着血盆大口,让我喘不过气来,又恐惧又绝望。

    小君拖过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,她努力睁大着眼睛,眼泪还是从眼角流了出来。她不看我,喃喃地说:“对不起,天涯,对不起……是我自己愿意的……你都喝醉了,和你没有关系。你走吧……我表姐不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 听到小君这么说,我感到一丝侥幸,马上我又觉得自己那样的念头很卑鄙。头更痛了,我裸着身子呆坐在床上,整个一白痴状,脑子一片空白。

    我听到小君蒙在被子里却依然尖利的声音:“你……走……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6)| 评论(1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