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生如夏花

惊鸿一般短暂 如夏花一样绚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 踏雪寻梅 (十二)  

2007-07-04 12:20:26|  分类: 情感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我俩竭尽温柔的一面,恨不能把自己的好一并给予对方。直到天快泛白,梅梅才揉着眼睛,打着哈欠回自己的房间休息。

    这一宿无梦,我睡得无比香甜和塌实。如果不是梅梅喊饿催我起床,我会一直睡下去,睡下去……曾经,我无数次的想过这个问题,倘若有一天我能沉睡不醒,就象自然死去,那又该如何呢?尽管我并不想死,但我常幻想以这样一种方式远离现实的烦忧。长睡不醒,我但愿能这样。

    “天涯,我会获得爱情。”我听到梅梅这样对我说。

    我的脑子还处于混沌当中,不知梅梅何出此言。我说:“当然,咦!难道我给你的不是爱情啊?”

    看我不解,梅梅更是笑得花枝乱颤。她说:“天涯,昨晚我梦到我们一起读书。《周公解梦》上说了——梦到读书会获得爱情。”

    “傻瓜,这你也信!”我忽然想到过去老是梦到读书,抄女同学作业。梦一次女同学换一个面孔。若真是这样,那我还不得爱到累死。

    看我似笑非笑,梅梅急了。俯下身脸对着躺在床上的我,鼻子几乎碰到我鼻子:“你不信?你不想爱我吗?”

    我沉醉在梅梅的吹气如兰里:“爱,宝贝。我不正在爱着你吗!”我怕梅梅继续纠缠不清,轻轻捏了一下她鼻子,翻身起床。

    昨晚已说好逛街的,胡乱吃了一些东西,梅梅便迫不及待喊走,象要过“六一”的小孩。

    我和梅梅离家的时候,她母亲正在大厅看电视。穿过那无比宽敞的大厅,那种如芒刺在背的感觉让我步子慌乱,逃也似的。

    出得门来,我如释重负。竟感觉梅梅也在同我一般做深呼吸,我又有了笑的冲动,尽管鼻子有些发酸。我发现最近我很爱自顾发笑,这表情在旁人看来一定滑稽无比。

    梅梅帮我选好一款新型的手机,价格是两千八百。我要掏钱,梅梅不让,我便由了她。我并不吝惜钱,来桥城时带的五千块钱我至今只用了小半。我愿意给梅梅我的所有,事实上我一无所有。我在心里暗暗记下梅梅对我的好,总有一天,我想,总有一天我会给梅梅她想要的一切。

    经过一家首饰店,梅梅买了一条玉手链。一块一块的小玉片用红线圈在一起,她说是给我的,辟邪。

    “恩,就好了,我们马上过来。”梅梅合上手机,说是小君她们约打牌,三缺一。

    不容我置疑,梅梅已招了的士,转眼,我们到了红豆宾馆。在十一层的豪华包间,苏苏,安妮都在。我有些奇怪,她们如此破费在宾馆包房打牌。这边,她们早已各就各位,准备好一场大战了。

    梅梅起初很谦让,问我打牌不打。我说不会打她们地方的牌,她也懒得管我,自顾玩她的。

    我看了会电视,起身到梅梅身后看她打牌。看来梅梅手气不错,才不过半小时,她面前就摆了好几张百元大钞。这一盘梅梅又是一手好牌,满把条子的清一色。我正想要是能碰上一条就好了,小君果真打出一张一条,梅梅急忙喊碰。折过来,苏苏打出一张九条,梅梅倒牌说和了,这一局苏苏输了四百。

    我暗暗称奇,多看两盘渐渐看出些名堂——明明梅梅手上是四,五,六成对的两局牌,她偏偏拆一对六筒来打。小君刚好一对,碰上就成了对对胡,转一圈就自摸了……看来苏苏和安妮今天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 正自胡思乱想,苏苏手机响了。听她支支吾吾接了电话,大概是什么人找她有事。苏苏说今天是没机会扳回来了,改天再打。她们几个倒并不怪苏苏拆台扫兴,直催她走。苏苏从包里掏出口红粉刷之类,匆匆描画一翻出去了。

    我笑说:“苏苏肯定约会去了。”她们笑而不答。

    梅梅让我陪小君和安妮斗斗小地主,五块一局。她说:“反正才赢了一千多这一下午也输不完,晚上我们请吃饭。”

    知道梅梅和小君有一手,斗地主时我故意让着小君,很多时候都不“打”她。很快梅梅脸上便可拧出水来,说我牌打得臭,叫我让位。我玩在兴头上有些忘乎所以,不让她。梅梅一声不吭,背上挎包就走了,把门带得“砰”一声响。

    我心里发慌,但表面故做镇定:“不管她,老是这样小姐脾气,她要咋样就咋样!”

    小君说:“是啊,我表姐脾气太怪,你不要太迁就她了。”

    心绪不宁更是盘盘出错,这下小君反过来顾着我打了。我心不在焉,内心焦灼无比,只盼梅梅快些回来。然后,安妮的电话也响了。和先前苏苏接电话的情形差不多,安妮接完电话也说有事要出去。小君点头应允,我也无心挽留。

    屋里就只剩下小君和我两个,我暗自懊恼,后悔不该没有风度,让梅梅生气走掉。现在我和小君大眼对小眼,气氛略微有些尴尬。

    “天涯,你知道苏苏和安妮是去做什么了吗?”小君突然问我。

    我为小君点燃一根香烟,自己也含上一棵。烟雾缭绕中,小君的脸有一种别样的精致韵味。

    “啊,她们做什么?”我漫不经心地问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)| 评论(1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