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生如夏花

惊鸿一般短暂 如夏花一样绚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忘了我的天真  

2007-05-29 22:06:05|  分类: 情感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文/*1粒尘中沙

    夜色正浓,车以飞快的速度行驶。风从敞开的窗口灌将进来,令人感到凉爽。他还是喜欢开快车,她想。曾经,她在网上取笑他的名字,他便顺势叫她给起个名,能代表他这个人的。她随口说,就叫如风吧。象风一样,又快又自在。

    好多年以前,她和他们一群爱骑摩托车的男孩玩在一起。他们喜欢飙车,比速度,也很乐意搭乘她。有她坐在身后,男孩子总把车开得飞快。她从不知道害怕,也不抱男孩子的腰,两手高高举起,象在拥抱自由的天堂。有时她会一边用手梳弄随风飞舞的长发,一边嚷嚷,慢一点啊,我刚洗的头啊,乱了,乱了!他们很听话,会逐渐慢下来。只有他,越开越快。为保持平衡,她把身子往前倾,但仍不抱他的腰。他吓唬她,你不抱紧我是很危险的哦,摔了我可不负责。她说,死了倒彻底,别弄个残废你想不负责都不行。他油嘴滑舌地说,那你就嫁给我,我照顾你一辈子。她就在身后用拳头捶他,疯啊闹的。忘记了性别,她被他们这一群人宠着,她待他们就象哥们。

    “以后,你别给我打电话了。”车速慢了下来,他说这一句话的同时已把车缓缓停在僻静的铁路边上。

    她的思绪被他冷不丁从悠远的过去扯了回来。她有些不以为然,但更多的是惊愕:“为什么啊?”她问。

    他下车,然后为她打开车门:“你不懂吗?真的不懂吗!我觉得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 “不明白,为什么呀?”她用更加夸张和无辜的口吻表达她的确不明就里。

    他不忍看她,别过头去望向铁轨延伸的远方。他轻轻地说: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 ……她当时目瞪口呆的表情显得滑稽。

    他又重复了一遍:“我喜欢你,你真的没有感觉吗?”

    她哈哈大笑,笑到眼角都有了泪。他不笑,一脸严肃。确信他不是开玩笑,她问:“你没事吧?怎么想到说这些?是否看什么小说啊电影啊什么的,脑子出问题了?”

    “没有,我什么都没有看,我就是喜欢你。你觉得这件事很可笑吗?还是我这个人可笑?”

    “不是啊。”她不知道说什么,低下头,用鞋尖去踢铁路边上的小石子。这么多年,她把他当哥们。也许一个星期,也许半个月,也许半年……当她忽然想起他来,只需一个电话。无论他有多忙,他都会赶来,而她也觉得这是朋友间的理所应当。他也给她打过电话,约她喝茶吃饭。她总有那么多理由可拒绝,她可真是忙啊。

    “你应该知道的,他们都知道。”他点燃一支烟,把烟圈吐得老远。

    她为自己辩白,有些语无伦次:“我真的不知道。我如果知道了,还能和你这样坦然地做朋友,我们还能相处得这么自在吗?”

    “是啊,如果那个时候我就给你说了,可能我们早就做不成朋友了。你这个人……”他咽下半句话,继续抽烟。

    她这个人,她这个人又怎样呢?她曾说除了自己她不会爱上任何一个男人,或许到死那天她就会知道到底爱不爱谁了。又说,希望能被一个人一辈子不让她知道地爱着。

    “那你为什么要说?你所谓的喜欢什么意思?从什么时候……”

    “从你把一盒子的饭菜扣到我头上那天起,你的天真,你的任性,你的音容笑貌无一不在我脑海。《天龙八部》你看过吧?就象段誉对王语嫣。在你面前我是卑微和渺小的,所以我从不敢奢望你能对我如何,只愿能常常看到你就心满意足了。我的痛苦你是不明白的,短则十天半月,长则半年或一年我可见你一面。当时间可令我逐渐从想你的煎熬中平静下来时,你又在召唤我了。”

    她其实是个不善言辞的人,他的一番表白让她惶惑不安:“太晚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她真的不知说什么好。原来,在她看来无比和谐的友谊只不过是表象,是她单方面的意愿。审视自己的内心,她难道真的不知道吗?或者是用天真和任性伪装了自己。明白这一点,她暗暗下了决心,不再打扰他的平静。尽管这会令她失去。

    沉默令人尴尬,他貌似专注地开车,内心澎湃。而她则看窗外向后流动的风景,一片茫然。

    她到了,他把车停下,转过头问她:“明天你有空吧?我想好好和你谈一次。”他是如此矛盾,既已决心斩断联系,又何苦念念不舍,藕断丝连。

    她不合时宜地优柔寡断。换了以前,她大可理直气壮地拒绝,用她一贯的天真和任性说“不”。但现在她说不出口,象做错事的小孩,她满怀愧疚:“等我有空给你电话,好吗?”

    回家之后,她曾想过用短信表明她的态度,终于她什么都没做。他再打电话,她也不接。就这样好了,她想。虽然有些薄情,但她不愿再令他有任何幻想。最后她明白,男女之间永远永远也不可能有真正单纯的友谊。至少在有一个人心中,是对另一个人心存爱慕的。如果这一段友谊还能保持下去,只不过是没被点破罢了。或许自欺,或许欺人。

    一宿没睡好。清晨,她慌里慌张地赶上班时间。四处张望,企图找到一辆空着的的士。然而现实令她绝望,来来往往,竟没有一辆可载乘她的空车。

    一个男孩骑着一辆崭新的赛车来到她面前,很阳光的样子,让她有似曾相识的感觉。男孩子说:“今天我心情好,你的运气好。我很乐意为美女效劳,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 搭乘陌生人的摩托车让她第一次产生害怕的感觉,她叫男孩开慢点。

    男孩子说:“放心吧,我骑了好多年的车了,开再快也没事,你手不要乱动就好。如果没地儿放,可抱紧我的腰。”

    她笑了一下,用手拢了拢被风吹乱的头发。然后,她的手机突然响了,是他的短信:“为什么你不能给我最后的机会?”她苦苦思索,她不知道什么才是她想要的爱情。想了好久,她还是决定给他一个答复。

    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夏天的早晨,很多行人看到了这样一幕——为躲避横穿公路的小学生,一辆开得飞快的摩托车撞上了迎面而来的大卡车,摩托车上载着一位长头发的女子。女子的手机被抛得高高的,后来掉到好远的地方,碎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 他等到她的回复是:“请忘了我的天真。”

   请将我遗忘

    我的天真 我的倔强

    流浪的心没有停驻的地方

    象风一样

    自由是我梦里的天堂



    你看不到我的悲伤

    任性已将它深深埋藏

    如果你被我所伤

    请原谅风的匆忙

    忘了吧

    我的天真 我的倔强
  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5)| 评论(2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