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生如夏花

惊鸿一般短暂 如夏花一样绚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 阿悠的夏天 四  

2007-11-23 00:02:45|  分类: 情感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从此,阿悠对小西刻意地疏离。尽管内心还有丝丝缕缕的牵绊,那种两小无猜的欢乐已然成为过去。阿悠至今都不能确定那算不算是爱情,也许年轻而懵懂的心还不能承载太多,一句“喜欢你”就足以让愉悦和忧伤涨满整个心灵,在寂寞的夏天蔓延。

    看台上少了阿悠的身影,小西不再打球,逐渐把心思用到学习上。母亲回家更晚了,小西会做好饭在家等她。但她通常都已在外面吃过,偶尔会象征性地扒几口。一次,母亲试探地问小西,想不想要回他的爸爸。小西不置可否,脸上看不出悲喜,他说:“他就没爸爸了。”

在同学们的眼里,阿悠和阿诺俨然一对金童玉女。他们几乎是形影不离,那该是阿诺短暂的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。他的微笑温文而恬淡,动人心魄,阿悠深深地迷陷其中。为什么总感到莫名地忧伤?那样地刻骨铭心!难道一切都只是冥冥中注定?后来,阿悠在很多很多的夏天想到了“宿命”一词。谁能预料,那样一个花季少年会突然的离开这个世界,并且以一种决绝而惨烈的方式。谁不叹息呢?

之前,小西和阿诺有过一次谈话。小西说:“知道你爸爸为什么总不回家吗?……我妈什么都听我的,我从来都没有爸爸,我让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,我喜欢阿悠,我也不要你把阿悠让给我,让阿悠来做决定好吗?”

阿诺的脸煞白,他象是在自语,惶惑又无助:“兄弟如手足……我可以还你爸爸,我也可以远离阿悠。只是,我妈还有我家,没有我爸就完了……完了……”

上课铃声粗暴地响起,两个人都吓得一震。那天上午还有最后一节自习课,小西回过神来,急急地朝教室跑去,他对呆立不动的阿诺喊:“上课了,放学再说。”

课已上了一半,阿悠旁边的座位一直空着。阿悠有些不安,回头望小西,小西也望着她这边发神。两人目光一接触,慌忙别开。

这时教室里忽然被砸开了锅,一个农民大爷气喘吁吁地破门而入:“是不是你们班的学生啊?在……在地里喝……喝农药了。我以为他在喝汽水,那知道他瓶子一扔就……就倒下了。”

那么优秀的阿诺,有着忧郁气质的阿诺,好傻好傻的阿诺就这样离开了。出殡那天,很多女生和喜爱他的老师都哭了,阿悠更是哭得昏厥过去。阿诺,他让所有爱他的人痛悔一生。

阿诺的父母终究没有离婚,小西和阿悠各自考取了不同的大学,小西母亲不久也去了他读书的城市。小西后来回乡曾去看望过阿诺的父母,他叫他们“爸,妈”。两老把他当阿诺一般,眼里全是关怀和慈爱。小西酸楚地想,他的爸妈都老了。他说,他还会回来的。

阿悠和小西几乎是断了联系,只从旧同学那里知晓一些他的境况。知道他好,她也就心安了。一切都已过去,岁月将所有不堪回首的疼痛掩埋。一个又一个夏天……只在特别闷热的日子,没有一丝风,阿悠总会看见一大片麦田,和一个喝水的少年。太阳白喇喇刺目地照着,那恒久的光芒竟似能穿越时空,晃得阿悠流泪……

依稀仿佛,她还看见一个拿花的少年……那首《喜欢你》又一次在阿悠心里默默地吟唱——细雨带风湿透黄昏的街道,抹去雨水双眼无辜的仰望,望向孤单的晚灯,是那伤感的记忆……阿悠的心抽得好紧好痛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0)| 评论(11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