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生如夏花

惊鸿一般短暂 如夏花一样绚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没有我你怎么办  

2007-01-04 16:52:54|  分类: 情感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文/*1粒尘中沙

   “要你有何用?”他咆哮,用一种愤恨又悲悯的眼神瞪视她。咬紧的牙齿让腮帮都鼓了起来,发出咯咯的响声,紧握着拳头,对她咄咄逼近。

    她眼睛睁得很大,定定地看他,有泪也不敢流出来。她只不过摔碎了一只盘子。她不明白她到底有多大过错,亦不明白他的脾气怎么会越来越狂暴,只怕他在空中挥舞的拳头会真的砸在自己身上。他进一步她就退一步,现在她已退到了墙角边,无路可逃了。

    “你到底会什么?抽烟,喝酒,写什么狗屁文章!你说,除了这些你还会什么?”

    她很小声地为自己辩解:“你叫我做的我都做了。”

    “哈哈”他很夸张地惨笑,继而又无比愤怒且悲伤地说:“我叫你做什么了?叫你烧下开水你会把水全烧干。买菜你也不会,坐公交车你永远不知坐几路。我舅妈家你去过无数回了吧?回回都要人出来接你。你怎么这么笨啊?被人卖了你都不知道!对了,手机掉了三四个,你人怎么不搞掉啊,恩?要你有何用?!”

    他左手撑着墙,右手握紧的拳头举了起来。她紧贴着墙,下意识地抬了一下手臂,轻微向右侧了一下本是正对着他的身子。

    他没料到她会怕成这样,好象他是一个不可理喻凶神恶煞的疯子。他摇了一下头,把拳头砸在了墙上。额头狠狠地撞向墙,“砰”的一声响,那么地刺耳。

    “没有我你怎么办?”他说。

    她想,都是我的过错,让一个男人充满绝望。她说:“你不要这样,不要这样啊。”

    他抬起头,她看见他的眼里滚下大颗大颗的泪珠儿,她的心就扯得痛了。想为他拭泪,象他曾经为她那样,但她没动。

    想起他心情好的时候对她就象个孩子,去哪里都会牵着她的手。如果他不能最终陪她到某个地方,那他一定会耐心地告诉她该去哪个车站乘哪一路车,车站是在左边还是右边,路该怎么走。在外面,不管他和朋友玩得多么开心,他总会很扫兴地对朋友说得回家去,不回家她就吃不了饭。

    现在他已经不能容忍她的这些缺点了,她喃喃地说:“我改。”

    “哈哈,你改?你说戒烟说了好多回了,你戒了没有?对了,你说过,我不值得你为我戒烟。我永远都记得你说的这句话,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你。你最好给我滚,我不想再看到你!”

    她想起那句“不值得”的话是当初他们吵架时她说的负气话,很伤人的。她倔强又任性,说的话有时并不代表她真心所想。他以前从未表露,原来他竟在心里记恨着她。

    他又说:“你现在在我眼里一无是处,让我看不到未来。你不懂吗?你真的是白痴啊!”说完他放弃了对她的威逼,摔门而去。

    她蹲下身子,把头埋在膝盖上,靠着墙角伤心地哭泣。哭得累了,她开始翻箱倒柜地为自己收拾衣物。她知道他的爱,但既然是她的过错与失败,让与她朝夕相处的男人如此发狂,如此深恶痛绝,除了离开她别无选择。

    她收拾那一件件物什,就好象在追溯他们的过去。

    那一件白色的衬衫,是他第一次约她时她穿的。她剪个学生头,很羞涩的模样。他后来对他的哥们说:“她那么纯,我手都不敢碰她一下。”

    啊,那一件兰色毛线编织的背心,是她用手为他一针一线织的。手工很差,她甚至懒得为它织上两只袖子。她的姐妹说:“把袖子织上吧,那样才完整。”千山万水都走过了,只差一步便大功告成,她终究还是没有让它完整。他并不嫌弃她手工的拙劣,爱惜得不得了。

    那一瓶CD香水,她一直舍不得用的。她打开瓶盖深深地吸了一下气,闻一下,再一下,眼泪又滚了下来……

    她收拾一会便发一会呆,点燃烟抽了一半,想起他骂她的话,便把剩下的一半扔得远远的。

    她呆立在屋中央,那会儿吵架时她总会赌气地要走,但他都会拦她,求她,哄好她。他会说:“傻瓜,不要轻易说分手,说多了以后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 现在她就要走了,她开始后悔过去的种种。她终于相信,相爱的人一定不要说负气的彼此伤害的话。有些话说得多了,就会变成真的。一切都晚了,她不想他因她而痛苦,她拖着皮箱向大门走去。手握住门把的刹那,家里的电话响了,是他当医生的哥们打的。

    他说:“你怎么能让他去酒吧喝酒?我怎么拖他都不走。他都那样了,你不能顺着他点?”

    “哪样,他哪样了?”

    “你不知道?没什么。”

    她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冲他哥们大叫:“他到底怎么了?!”

    “肝有问题,我叫他来医院检查他不来,打他手机也不接……”

    她怔怔地放下听筒,“哇”地放声大哭,象一个真正无辜的需要呵护的孩子。她想起他说:“没有我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 外面的世界“滴答,滴答”下起雨来。窗外,是谁在放那么古老的一首歌——一生何求……

    没料到我所失的,竟已是我的所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0)| 评论(19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