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生如夏花

惊鸿一般短暂 如夏花一样绚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踏雪寻梅 (六)

2006-10-31 16:43:33|  分类: 情感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次心痛的感觉

     文/*1粒尘中沙   

    梅梅和我约好三天之后见面。之后的两天我没有上网,也没给梅梅打电话。梅梅也没用任何方式与我联络。若是平常,她每天都会和我保持联系,至少会用手机发短信给我,问我在做什么。我没在意,我想,马上就要见面了,她其实和我同样紧张。

    没有刻意准备。尽管内心仍是犹豫,两天后我还是抛出了一支稍有赢利的短线股,对父母大概说了一下我将出远门一趟。父母不知我又要搞什么名堂,唠叨是再所难免的。我权当作是耳旁风,末了我说:“看着吧,过一阵给你们领个儿媳妇回来。”全然不顾两老愕然的表情进了自己的房间,关上房门。明天就要动身了,我准备与梅梅再通话落实一下。

    奇怪的是,打梅梅的手机居然被告知是空号。再拨一次依然如是,那一瞬间我有如释重负的感觉。但紧接着我又很不甘心,我每隔半小时就拨一下我已熟记于心的数字。每拨一次我的心就增添了几分焦灼,因为回应我的永远是电话里单调且千篇一律的女声:“对不起,您所拨的号码是空号。”

    一夜无眠,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。电话不通,我决定去上网看看。我妈看我没有要走的意思,很奇怪地问我:“你不是要给我领个儿媳妇回来吗!你就这么空手空脚的去呀?”我只好悻悻地说:“不是今天!”

    我在网吧耗了一整天都没见梅梅“现身”。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突然中断的联系让我始料不及。慢慢的我开始担忧,象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。第二天,第三天……每一天都是同样的沉寂。梅梅好象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,从我的世界销声匿迹。

    回顾在此之前的半年,我和梅梅在网上相互吸引相互喜欢是不容置疑的。我们之间从未说过爱,只在约定那天才彼此说了相爱的人会怎样怎样的话。那个时候我以为我对梅梅的感情还没达到能说爱的层次,在我心里,爱是无限神圣的。

    我在心里埋怨梅梅,怨她既已和我有了约定,为何转眼又无缘无故没了消息。此时此刻我感觉到了想念,我开始确定我对梅梅的爱,没有她的日子如此难捱。

    多过一天我的心就多一分失望。我每天都要拨一下那几个已变成空号的数字,除了短暂的该睡觉的时间,我几乎都挂在网上。守着她黯然失色的头像,生怕与她错过。

    事实上我没有睡觉的时间,我根本无心睡眠。即使偶尔因为极度困乏跌入梦乡,也总会被噩梦惊醒。想念令我憔悴,那个冬天,是我生命里最为寒冷的冬天。

    我一天一天数着日子……第二十天,就在我濒临绝望的边缘,梅梅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,是一组陌生的手机号码。听到她的声音我心里一阵狂喜,同时又扯得生痛,眼睛酸酸的好象要流泪。

    梅梅说:“对不起啊,我手机掉了……”

    在我的情绪还没恢复平静之前,梅梅自顾自地说了一大堆抱歉的话。她约了我第二天去上网,没容我稍稍发泄一下满腹的委屈,匆匆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 我已心满意足,就象一个迷路多日饱经风霜的小孩,终于被人领回了温暖的家。极度困乏之后突然降临的幸福让我什么都不去想,回家倒头便睡。我从没睡过如此安稳的觉,一夜无梦,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。

    睁开眼,想到梅梅我情不自禁地笑了。她约我一点半上网,刚好还来得及。我又有了在恋爱中的感觉,哼着歌儿,去和心爱的姑娘约会。

    我打开QQ,梅梅戴红色黄点海盗头巾的可爱头像也跟着亮了。

    空气仿佛只在一瞬间就凝固,我的心脏遭到了最为无情的打击。我看到了残酷的现实,原来梅梅一直在骗我。我下载的是最新版的QQ,可看到对方的IP地址。我清楚地看到梅梅的IP地址显示的是上海,不是她所在的G省的桥城。

    直觉告诉我梅梅是在上海的网友那里。我没有胡乱猜测,我虽看似大大咧咧,其实我一直是个细心的男人。我联想到几个人月前我问梅梅要相片,她当时说她邮箱里没有,但从她后来发给我的相片我看出,她是从别人的邮箱转发给我的。那时我没往心里去。

    “你来了,等了我好久吧?”梅梅先与我打招呼。

    ……

    “怎么不说话,你在忙什么?”

    我深吸一口气,把眼泪咽进肚里:“你在上海?”

    “没有,你怎么会这样说啊?”梅梅根本想不到我能看到她的地址,那时大多数的人还不懂这个。然而,科学是不会骗人的。

    “你去上海见网友了吧?”我想象她在那头惊惶的表情。

    “你有病啊?!我电话掉了,我确实没在家,我去了G城我奶奶那里。”

    ……“呵呵!”我干笑了两声。

    “我一买到电话就与你联络了,不要生气嘛!”她还在骗我。

    我不想揭穿她,但我不愿她继续挖空心思编造谎言。我希望,我所认识的梅梅在我面前永远是坦坦荡荡,问心无愧的。

    “梅梅,不要骗我了,我的QQ能看到你的IP地址。”我已经流泪了。第一次,梅梅以这样的方式让我尝到了心痛的感觉。

    ……

    “他比你有诚意!”沉默片刻,梅梅说道。

    “我怎么没诚意了?”

    “叫你见面你总是推三阻四,和你约好的那天他就飞来桥城看我了……他比你早到!”

    “他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 “他是山里的孩子,考去上海读大学的,大二了。”

    ……

    我没言语,山里的孩子都比我强,能坐飞机飞来飞去!

    “我没脸见你!”说完这一句梅梅的头像就黑了。

    我脑子乱得象一锅糨糊,楞了足足有半个小时。我一支接一支地抽烟,再打她的手机,提示是关机。

    我找到曾经转发我相片的邮箱,根据那个邮箱很容易查到了那人的QQ。果然是上海的,网名叫做忘忧谷主。

    我想起来了,是联众世界爱和我们斗地主的小子。他热衷于和我斗嘴,但他每次都说不过我,牌技也不如我。我不喜欢他,有几次他一来我就退出。后来,他曾换了一个在我看来很搞笑又俗不可耐的昵称,叫“一个浪漫的诗人”,但我还是一眼就识破了他。我和他仍旧是一边斗地主一边进行口舌之争,我渐渐从中找到了乐趣——击败他,我有无法言说的快感。若不是因为梅梅,我才懒得理他。

    哈哈,忘忧谷主。即已拥有了所有,他还有什么可忧的?我查到那小子正在线上,遂添加忘忧谷主为好友。

    忘忧谷主马上回应了我:“你是梅梅的什么人?”他居然也叫她梅梅。

    “我是她男朋友。”

    他说:“我是她老公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8)| 评论(1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