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生如夏花

惊鸿一般短暂 如夏花一样绚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踏雪寻梅 (五)

2006-10-24 17:28:35|  分类: 情感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缕阳光  

     文/*1粒尘中沙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梅梅向我发出邀请的时候我们在联众玩了“斗地主”。我和梅梅在同一张桌上玩牌,梅梅爱当“地主”,而我总是出卖同伴故意让梅梅赢。斗走了几拨人,那些玩家直呼:“了不得啊,女杀手,实在是厉害!”最后我会恶作剧的告诉玩牌的网友,其实我是和拥有所有一伙的。

    他们并不生气,打趣我:“女杀手是你老婆吧?”

    “是啊,呵呵,是漂亮的女杀手!”我大言不惭。

    “兄弟真是艳福不浅呀!当心女杀手会杀了你。”

    哼!输了牌就故意来气我,我不甘示弱: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啊!”

    正欲和牌友来一番舌战,却发现梅梅不见了,我不敢在和那方的小子贫嘴慌忙退出了。

    “古惑仔,我们见面吧?”同时发过来的还有一张吐着舌头的笑脸。

   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,估计梅梅是在和我开玩笑,顺口说“可以呀,什么时候?”

    “春节吧,你不是喜欢下雪天吗?过来看雪景!”

    哇!让我去见未来的岳父母吗?大冷的天我忽然惊出了一身冷汗“呵呵,我有点害怕。”

    “怕我吃了你啊?”

    “不是,你吃我我才开心呢。”

    “那你怕我什么?怕我本人不是相片上的样子?”

    “不是啊,你本人肯定比相片上还漂亮。”

    “那我不漂亮你就不喜欢我了吗?”

    “不是啊,我喜欢你!并不在乎你长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 “那我是用别人的相片骗你的呢?你还喜欢我吗?”

    天!我觉得我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了,但我还是非常耐心地告诉她:“是啊,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。这么久了我们都有感情了,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的,和长相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 怕她再出难题纠缠我,我急忙反问她:“你呢?如果我不帅你就不会喜欢我了吧?”

    “你以前不是告诉我你很帅吗?”

    “呵呵,我这么对你说了吗?可能是太在乎你了,我忽然不自信了嘛,其实,我也不是很帅。”

    ……

    “你不想见到我吗?”片刻沉默之后梅梅仍是执著地问我。

    “春节马上就到了,要不过年之后吧?”让我过年过节的去她家我有些为难。

    “随便你,你不来以后都不要见面了!”她大概生气了,不过她很快打过来一行字:“这个春节我想和你一起过。”

    “嗯,我也想和你一起过。”我还能说什么呢?只得借口有事,匆匆与她告别下了线。见面可是大事,我得好好考虑考虑。

    那时我是玩世不恭的,我出生在普通的工人家庭,母亲退休在家,父亲是工交公司的一个小干部。我从小玩劣,没考上大学,高中毕业在母亲的单位当了一名工人,又不安心上班,和一些酒肉朋友混在一起终日酗酒闹事,父母拿我无法,终于同意我买断工龄。工厂给了我不到两万块钱,我好高骛远,揣着那些前去了广州,结果发现外面也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好挣钱,我无一技之长,又不能吃苦,很快便花光盘缠,满怀愧疚无精打采地回了家。后来在家乡帮人开过出租,跑过推销,甚至当过保安……不过每一个工作我都干不长,不甘心!觉得没劲。家人对我极度失望,不得已,父母又拿出几万块钱给我炒股票。

    也和几个女孩子玩过,都不长,仅仅是喜欢,若要谈婚论嫁还是不现实的。其中还有一个有夫之妇,年龄比我大,我觉得我曾经爱过她,她也是爱我的,但她说只要我有了固定的工作她就会离了婚跟我,我觉得她的要求难以实现。后来她老公知道后找过我,她老公很聪明,在一家酒馆里见面对我亮了刀子。我心里暗暗有点吃惊,但还是冷眼看他。他说:“兄弟,我认你这个兄弟。今后无论你有什么事给哥哥说一声,哥哥万死不辞。”言罢用刀子在中指上割了一下,血就一滴滴流在酒杯里。他先端起酒杯说先干为敬,一口吞下血酒。自此我和他老婆的姐弟恋宣告结束,有道是朋友妻不可欺,何况他认我做兄弟。

    我觉得我的人生无奈又无望,充满阴暗的灰色。渐渐与朋友也断了联系,除了在网上没有一个知心的朋友。我每天差不多都是昏睡到日晒三竿,下午去网吧上网,聊天.打游戏.查看股市动态。所以说梅梅的出现恰似一缕阳光,让我一片黯然的世界看见丝丝光明。

    我对梅梅是非常在乎的。当时还有一个天津的女孩子叫婕,比我大两岁,我和婕从小一起长大,可以说是青梅竹马,她是我第一次喜欢的女孩子,那时她嫌我小。六年前她们一家迁往了天津,最近婕又和我有了联系,她要我去天津,并承诺给我找工作。我仍然喜欢她,但曾经的离弃让我的内心对她有一种隐晦的怨恨,所以我并没有把她的话当真。

    梅梅不同,我认为她有很多地方和我很象。尽管我对她还谈不上深刻了解,可我觉得她和我流的简直是同一种血,能够水乳交融,所以我患得患失。既渴望相见,又害怕近距离接触,就好象一场美梦,在梦里都怕被惊醒。

    我躺在床上,满脑子想的都是见面的事。迷迷糊糊中我走进一家茶坊,对面有几个女孩子在喝茶,我立马就看见了坐在众多女孩之间的梅梅……

    第二天上网的时候,梅梅告诉我她做了一个梦。她说梦到我去找她,在她们那里的某个车站,她一眼就认出了人群里素未谋面的我。

    我很相信宿命,我相信人生的种种巧合事实上冥冥中早有安排。后来梅梅曾对我说过一句她从别处听来的话:“人的一生中,命运会给两个相爱的人许许多多的机会。让他们在许许多多的地方都有可能遇上,他们都在共同奔赴某一个神秘的交叉口。”

    我告诉她:“两个相爱的人中间是有一根线连着的,只要彼此念着,不管相隔有多远,那根线就会越收越紧,越收越紧,两个人总是会相见的。”

    我和梅梅在网上相互感动了对方,也感动了自己。犹豫不决的我顿时信心百倍,当即和她约定三天之后见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0)| 评论(17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