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生如夏花

惊鸿一般短暂 如夏花一样绚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梦里江南 (一)  

2006-08-17 01:23:29|  分类: 情感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    是宿命吧?我这样的叙述也许有些落入俗套,但它是真的。

    我还很小时便开始做一个梦,就象电影里反复播放的场景一样——我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茫然四顾,不知何去何从。就象在等某一个人,又好象找不到那个一直在等我的人。近二十年中我常常会做这同一个梦,因此我深信是有这一个地方的,虽然我不知道它在哪里,但我和它一定是有某种极度深刻的联系的,若不是前世,那便是今生。直到最近我才在一本风光杂志上看到江南某城的街景,我想,就是那里了——我梦里的江南。

    有些事是冥冥中早就注定了的,再次遇到浩时我已结婚六年了。在别人眼里我的婚姻是幸福而美满的,生活舒适,工作清闲,老公也是一个顾家的好男人,儿子调皮可爱……一切都是无懈可击的完美,岁月将在这样的恬静里悄无声息地无声滑过。那天我打开不常用的QQ,马上就看到陌生人那里一个头像在焦急地闪动,我点开,他说,聊聊好吗?我随意问他是谁,他很坦白的说:“我叫浩,H市人。”我的脑子有一刹那出现空白,那尘封的往事就这样被他打开……

    十年前我十八岁,剪学生头,穿着纯棉印花的T恤和紧绷绷的蓝色牛仔裤,运动鞋,背个双肩包,外表文静清秀,应同学之邀去他的城市游玩。是夏天,天空纯净,微风轻拂。由于要晕车,我坐在长途汽车上靠窗的位置,数着窗外一棵棵向后退去的树,看公路上缓缓行走的水牛,还有夏日里绿得安静的田野。我是个比较沉默腼腆的女孩,与我同坐的是一位阿姨,我们没有交谈。“阿姨,我可以和你换一下坐位吗?”一个男孩清亮的普通话把我从窗外的视线拉了回来。他是个模样俊秀的男孩,身材很高,体形健美,是我喜欢那种长相的男孩——干干净净,充满阳光。“我的座位靠窗。”面对阿姨的疑惑,男孩补充道。阿姨最终微笑着与他交换了座位,而我早把头又转向了窗外。“干吗老看窗外呀?看你脸色苍白,我请你喝椰奶。”男孩把一罐椰奶递到我面前。我本喜欢喝椰奶,又对他抱有好感,所以我没有拒绝。也许椰奶真的起了作用,又或是男孩的关心安慰了我的心灵,我胃里不再难受,我不再冷漠地把脸朝着窗外,渐渐与他有了交谈。他说他名叫浩,是H市人,我知道那里很遥远,在诗情画意的江南。他是和叔叔出来做生意的,去我要去的那座城市办事。我偷偷地打量他,他和我年龄相仿,穿着质地精良的白衬衫和灰色西裤,皮鞋。当时年轻男孩很少有这样打扮的,这使他看上去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。我朝他手指的方向,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正含笑看着我们。我没告诉他名字,他便叫我丫头。他说,丫头,你们四川妹子真的很漂亮,丫头,你好象我妹妹,喜欢喝椰奶,是个百里挑一的好姑娘……我很单纯,他问我什么我都老老实实的回答,用四川方言,搞得他一楞一楞的。有时他也用方言和我叽里呱啦地说,我听不懂便大笑,我算是与他一见如故。我本该矜持,但那天我说了很多话,很开心。也许因为我们年轻又好看,车上的旅客没有怪我们扰了他们瞌睡。他们象看风景一样看我们,枯燥的旅途变得轻松不再沉闷。

    几个小时很快过去,车到站时是中午。六月的天是娃娃的脸,忽然就下起了倾盆大雨。浩的叔叔递给他一把大伞,浩对我说:“瞧,都下雨了,这么大的雨,你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吧,等雨停了,你再走。”我想,也好,夏天的雨来势凶猛,但很快会过去,反正我又没伞,肚子也饿了,而去我朋友那里还要做一个小时的车。浩的叔叔走在前面,我和浩同撑一把伞,因为他要高我一个头,所以他把伞倾斜到我的那边。看到他宽宽的肩全被雨淋湿了,我心里有些润润的感动,雨一直下着……

    那时我很天真不知道害怕,我随他们去宾馆。等他们开好房间放了行李,再乘电梯到一楼吃饭。我没到过那样的地方,一切觉得新鲜,那顿饭我吃得很多,肚子鼓鼓的。

    雨停了,我急着要走。浩急了,一叠连声的央求我留下。他说,我们去逛逛吧?晚一点再走啊?!要不我送你去见你朋友,去看电影好不好?……我心一软便觉得就这样走也不太好,就答应他晚一点再走。我们在街上逛荡,就象恋爱中的少年男女,过马路时浩牵了我的手,就象是盛夏里我喝下冰镇椰奶时的感觉——清凉微甜的透着幸福!后来去了一家电影院,他买了一大堆女孩爱吃的零食,仍然有椰奶。看电影时,浩一直握着我的手。他的手是修长而骨感的,轻轻的就触动了我敏感而脆弱的心弦。后来他吻了我的手,象小孩一般含了我的手指在嘴里一个一个轻轻地咬。我有些害羞,但没有拒绝。当他捧过我的脸想要亲吻我时,我态度坚决没让他吻。我那时有着与年龄不相仿的冷静,既然马上要离开,就不能让自己投入太多。浩分辨他不是坏人,为了证实他把身份证都给了我,他说等我走时再还他。浩说,他是真心喜欢我,希望能和我一起去我朋友那里。我头摇得象拨浪鼓,一切太突然,在那样的年纪,我觉得我的家乡和他的城市相隔是那么遥远,无法逾越,更无从想象。电影什么内容大概我俩都不知道,当银幕上现了一个“完”字时,我说,我真的要走了。浩不让,我就只顾往前走,他只好在旁跟着。最后浩急了,大声说:“当爱情来临时你不要错过!”

    刚好看到一班去朋友那里的车停在站上等人,我不管不顾的朝车站的方向跑去。上车之前我回头挥手与浩告别,我看到浩呆呆的站在人来人往的街上,显得那么孤单和无助。然后他忽然跑了过来,他拉我的手:“明天吧,明天去见你朋友好不好?我和你一起去好不好?”我仍然只是摇头。浩不再求我,牙齿咬着嘴唇。我看到他眼睛里闪闪的,我低下头,因为我忽然觉得委屈,眼泪就快掉下来。浩一下把我抱住,紧紧的,下巴靠在我头顶的发上。我有些透不过气来,我能听到他心脏有力地嘭嘭跳动,呼吸到他夹杂着阳光与汗液的纯真的男孩气息。我轻轻的闭上眼睛,梦一般的感觉,很想就那样一直被他紧紧拥抱。车就要开了,售票员粗暴的声音把我从梦中惊醒。我想到他身份证还在我那里,便挣扎开他的怀抱,把身份证掏出来放到他手心,决绝地上了车。我听到浩最后对我说的仍是那句他反反复复说了多次的话“当爱情来临时你不要错过!”我很难过,我将与他各自天涯,各有自己的终点。我在那样的年纪第一次感悟到人生的无奈和忧伤。后来在车上一直在我脑海里涌现的只是徐志摩的诗句——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,偶尔投影到你的波心,你无需欢喜,更无需讶异,转瞬间消失了踪迹……

    车开了,我没再回头,任由泪水肆意流淌。我知道浩仍然站在那里,看载着我的汽车越来越远,越来越远…….那时的通讯还不发达,只能通过写信和打电话联络感情。我们都没有互相告诉联系方式,也许是我走得太急,也许是他还没有那样分手的准备,也许我与他根本就是一场美丽而短暂的邂逅,谁知道呢,一切还没来得及。在青涩的年少时光,爱情在我完全没有准备的时候突然来临却又让它匆匆离去,仅仅只因为,我们之间隔着千山万水的距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完待续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5)| 评论(5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