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生如夏花

惊鸿一般短暂 如夏花一样绚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踏雪寻梅 (十一)  

2006-12-12 17:44:53|  分类: 情感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寄人篱下

     文/*1粒尘中沙

    梅梅的家很宽敞,是跃层结构,楼上楼下足有两百来平米。我一下联想到以前我们老爱在联众玩斗地主,我说:“梅梅,怪不得你总当地主,原来你是真正的地主阶级。”

    梅梅立刻分辨:“天涯,我们以后要自己买房哦,我们不住这里的,我们要有自己的家。”

    我说:“当然,我们要有自己的家。可是我现在还没有能力给你这样一个家,梅梅,你不会嫌我没本事吧?”

    梅梅说:“你只要有个工作就好了,我爸说了,不要你养家糊口,好歹你能养活自己就好了。过一阵叫我爸给你找点事做。”

    听到梅梅如是说,我感觉自尊心大大受挫。但又想,自己的确是一无所有。父母给我那点钱炒股也没见我有所赢利,还总爱在论坛里夸夸其谈,思想倒是收获了不少。我的股评点击率还是蛮高的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是职业操盘手。汗!

    我说:“梅梅,等我伤好了就去找工作。”

    梅梅说:“不急的,我们玩一段时间再说。”

    看来梅梅和我一般好逸恶劳。她很矛盾,一方面她愿意“养”着我,另一方面又不想我吃软饭。我点头应允了梅梅,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。但自尊心和责任感让我暗暗下了决心,过一阵一定好好找个正经工作,象个真正可依靠的男人。

    养伤的几天我和梅梅除了吃饭很少下楼。梅梅父母的房间在我俩卧室当中,大部分时间都是梅梅来我的屋。因我房里没电脑,每次她来都象做贼似的,怀里抱着个“笔记本”一溜烟就窜了进来。

    我们整天整天的腻在一起,有时连饭都不吃。当然,我俩是不会饿着的,梅梅中途会拿很多零食进来,弄得我的房间到处可见各色各异的包装袋。说实话,我其实很讨厌吃垃圾食品,但我内心又不愿去楼下餐厅吃饭。梅梅父亲很少在家,难得照一回面。她母亲虽从不进房来干涉我们,即使是不吃饭,她也不会管。但我一想到在一张饭桌上时她盯我的目光,我就浑身不自在。我在梅梅母亲的眼中犹如一根毒刺,恨不能一除而快。

    其间我还是表现了一回,去厨房弄了个三菜一汤,有鸡有鱼,素菜是炒青菜,汤是西红柿煎蛋汤。梅梅母亲见我在厨房忙碌,折转身去了客厅看电视。梅梅兴高采烈地守在我旁边,直叫我辣椒多放点。

    弄好后,我诚惶诚恐地请丈母娘过来吃饭。她“恩”了一声,慢吞吞地离开正在热播的什么韩剧。我夹了一块辣子鸡到她晚中,说:“阿姨,您尝尝这个。”

    丈母娘盯了我一眼说:“我们家都不夹菜的,自己吃。”好在她还是吃下了那快鸡肉。

    梅梅呼呼哈着气,一直嚷嚷辣死了,一直都没停筷子。我却如坐针毡,胡乱拔了几口下桌。自此我和梅梅总是错过与她一同吃饭的时间,她也懒得管我们,也许是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 我的伤渐渐好了,脸上也看不出青肿的痕迹,梅梅的心情也一天好似一天。我们都对这小恩小爱的家居生活心安理得起来,谁也没提找工作的事。除了吃,除了作爱,我们盼天盼夜地玩电脑。后来梅梅索性把“笔记本”丢在了我房间,偶尔我们就在各自的房间上网。

    我们渐渐热衷于这样,进入同一个聊天室,她和别的男孩聊,我在旁边看热闹。倘若我和别的女孩搭搭话,梅梅立马就有反应。有时她会来挖苦我,有时则耍小姐脾气“消失”无踪。我只好克制自己的臭脾气,瞅准她母亲不在,偷偷去敲梅梅的房门。

    我一敲门,梅梅会立刻打开,不过我得费好大工夫才能把她哄好。

    她最爱问我的一句话就是:“天涯,你会永远爱我吗?你会爱上别的女孩吗?”

    而我总是信誓旦旦地回答她:“梅梅,无论发生什么事,我都会一如既往的爱你。除了你,我不会爱别人。”到后来不等她问,我就把这些话自己先说了。梅梅很满意我的回答,从中我也感觉到她的爱和可爱的单纯。

    除了偶尔小吵小闹,我和梅梅有过一回大的争执。虽然我们每天都在一起,但并未真正同居,晚上还是不敢整晚地睡在一起。有时一个人睡不着,我会用梅梅留下的“笔记本”上网。

    婕与我一直保持有联系,我把和梅梅的事都告诉了她。婕并不赞成我这样寄人篱下的被人养着,她依然劝说我去天津,再次承诺给我找工作。而我现在对婕的感觉早已发生了质变,只把她当做可信赖的知己或是姐姐。

    我婉拒了婕的好意,我向她保证等过了这一段时间就去找工作。婕无可奈何,对我和梅梅的未来并不看好,但她还是祝福了我们。这期间我的手机已换了当地的卡,我把手机号告诉了婕,婕一直没给我电话或是短信。

    那晚都十一点多了,梅梅还腻在我房间让我教她打网络游戏。忽然我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响了,不等我阅读,梅梅一把夺过手机,看后脸色大变。她朝我嚷:“什么意思嘛?这么晚了,她是你的谁呀?”

    我猜到可能是婕,心里迫切地想要知道短信内容,但又怕梅梅更生气,只得满不在乎地说:“呵呵,谁呀?这么晚了!我看看。”

    梅梅气急败坏地说:“你着什么急呀?哼!你背着我都干些什么好事啊?我妈说得没错,你这个骗子!”

    我心想我干什么了!这段时间我已经够压抑自己——寄人篱下,看人脸色。我再也不能控制自己,一下就冒火了:“我是骗子?那你找我干嘛?我一无所有,你不是今天才知道吧?最初可是你来找我的!你家里有钱,我还不稀罕。我本是混混,这一辈子都不想结婚的。”

   听到我这么说,梅梅显得有些歇斯底里,把手机朝我狠狠掷来。我一躲,手机砸在了墙上,又从墙上跌落下来。由于梅梅使足了劲,手机掉地上还蹦了一下,最终摔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 “你……怎么这个德行啊?”我目露凶光,瞪视梅梅。梅梅被我的表情吓到了,一下子就哭了起来。又怕隔壁的父母听到,哭得一抽一抽的,不时拿眼瞄我。看来女人的眼泪真是无坚不摧,我冷硬的心刹时又变得柔肠百结。

    罢了,好男不和女斗。我用柔得出水的声音对梅梅说:“宝贝,别哭啊!是我不好,我不该和别的女孩联系。别哭了,我又没怎样,乖啊!”

    “你还想怎样啊!她半夜三更问你睡了没,是什么意思嘛?你还对我那么凶,差点就打我了。”梅梅满脸泪痕,一副委屈的模样。

    原来这样,我一边用手为梅梅拭泪,一边用另一只手起誓:“亲爱的,我向你保证,第一,全世界我天涯除了梅梅不会爱上第二个女人。第二,我从不打女人,这辈子天涯都不会碰梅梅一个指头。第三……”

    梅梅破涕为笑,打断我:“算了,算了。天涯,只要你不生我气就好了。”

    我说:“嘿嘿,宝贝你蛮可爱的,以后可不要摔我东西了,摔坏了还不得买啊?”

    “恩,你不要生我气哦!”梅梅从地上捡起被摔得散架的手机,摆弄了几下,说:“坏了,明天我们去买个新的,好久都没逛街了。”

    这一番狂风骤雨之后,我和梅梅的感情好似更近一步。寂静的夜宛如一首动听的天籁,我徜徉在梅梅似水的柔情里,暂时忘了这些日子以来纷乱的困扰。不管怎样,明天还是要继续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0)| 评论(2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