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生如夏花

惊鸿一般短暂 如夏花一样绚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年轻的生命  

2006-11-29 15:18:59|  分类: 情感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文/1粒尘中沙

   

    她的背影是那么动人,瘦瘦高高的,及腰的长发又垂又顺,很苗条婀娜的女孩。

    她第一天来上班就引来男同事的一片嘘声,因为她的青春和时尚,也因为她面容的缺陷。很明显的,她是先天的兔唇,手术做得不太好。

    也许为掩饰不足而不能大方的说话,她声音很细不象是从嘴里发出的。无聊的同事很爱学她,一个比一个学得唯妙唯肖。

    她没什么朋友,就连我这个自以为不那么世俗的人也鲜于和她说话,甚至于伤害过她。那一次是单位的同事聚在一起吃饭,她在另一桌。席间有男同事开玩笑:“叶叶,昨天我从后面看到你提了大包小包的东西,赶忙跑来献殷情。刚喊了一声美女,结果看到是她。”同事们哈哈大笑。我更是佯装恼怒,夸张地惊呼:“什么嘛,怎么拿我给她比!”他们笑得更欢了。无意中,我瞄到她在那边默默低头吃饭,我感到了自己的卑劣,脸突然热辣辣的。自此,再不好和她说话了。

    如果不是因为她生病,她在同事的眼里可能就象若有若无的影子,不为人知。她病了,无缘无故的手指起了小洞洞,然后手臂也有了。到后来,腿上身上一点点溃烂,她住进了医院。所有同事都感叹她这么年轻不知得了什么怪病,大概已病得很深了。我们这才回忆起,她长长的秀发早就变成了一小束,扎在脑后。又短又少,怪可怜的。

    我们去医院看她,她父母都在医院守着,她的母亲很大声地和我们说起她的病。我们都觉得她母亲不可理喻,当着病重的女儿信口胡说。我们试图转移话题,但她母亲的嘴巴就象决堤的大闸,关都关不住。她说:“要换骨髓,我们家哪里有钱呀!买房的钱都还没存够,她得了这种病怎么医啊?算命的说她魂都没了……”

    她一脸愕然的看着她母亲,一直重复地说:“我怎么不知道?我怎么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 我们不知道怎么安慰,仓惶地告辞。走的时候,听到她对她的父亲说好久没吃鱼了,她想吃鱼。而鱼在现时是最便宜的。

    我觉得很心酸,嫌弃她为什么要生下她!据说她母亲怀她时吃过不该吃的药,医生曾劝戒她拿掉。母亲执意要让她来到这世上,就是为让她饱尝苦痛吗?而她的人生正象花儿,含苞待放。一切还未来得及开始。

    一个同事这样安慰她:“没事的,小姑娘。等你以后结婚了,好好保养保养身体就会好的。”

    她很天真地说:“是真的吗?我都还没男朋友呢,嘻嘻。”

    在路上,他们说:“啊,又要献爱心了。”

    这个社会,人人都知道要“献爱心”,而她所需要的爱心难道仅仅是别人的捐款?我的心无法平静,生命到底是什么呢?人与人的命运究竟又有多么不同?既然注定要陨落又何必要开始?

    我想到曾看过的一篇短文,大致是说:我因为没有鞋而哭泣,直到我看见一个没有脚的人。这样看来我们是多么的幸福。

    悲哀!我更觉得自己的可耻。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悲天悯人其实是很残忍的,同情只能让被同情的人更可怜。

    天已经很冷了。路边有个十来岁的卖花小女孩,抱着一大捧玫瑰花。小女孩眼神里的乞盼让我驻足,我买下了她手里所有的花返回医院。我祈愿一个年轻的生命鲜活如初,好到可以健健康康的和男孩子谈恋爱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6)| 评论(31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