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生如夏花

惊鸿一般短暂 如夏花一样绚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踏雪寻梅 (九)  

2006-11-19 22:09:26|  分类: 情感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坚持到底  *1粒尘中沙

 

    待小君他们走远,梅梅从我的胳膊中抽出手臂指着对面的一幢高楼说:“那方是红豆宾馆。”示意我跟她去那里。

    许多念头在我脑海一闪而过:比如志伟怎么去了她家?怎么不带我去见她的父母?……不过我算是个有涵养的男人,一般不会追究别人对我的不平等待遇。后来我想,这一点也只仅限于对我看重的人。若是张三李四之类也胆敢这么对我搞特殊,我定然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。

    更重要的是我看出梅梅好象并不在意我会怎么想哩!她刚才还神采飞扬的一张俏脸,这时忽然拉得老长。撅着嘴,只顾自己朝前面冲。

    这婆娘怎么啦?我在心里慌忙检讨,没觉得自己有何不妥。难道她真嫌我白了?早知是这样,我怎么也把夏天拖过。就算赴汤蹈火也得让自己晒黑了再来,何况再毒的日头也不会要了我的命。

    操!我下意识不含所指地暗暗骂道。这时路上的车很多,我慌忙跟在她身后,因为梅梅就要过马路了。我想,一个人若都象梅梅这般望起个脑袋横冲直撞,只怕公路上飘荡的全是游魂野鬼。

    我追过去拉她:“傻婆,看到车子走!”

    她没理我,连头都不回。这时一辆摩托车在梅梅半步远的地方疾驰而过,意外的惊吓促使梅梅停顿。这当口左边一辆桑塔纳又突然迫近,我一慌就把梅梅拖进了怀里。在路边我紧紧拥抱了梅梅足足有三秒钟,我听到了自己“嘭嘭”的心跳声。

    “桑塔钠”骂骂咧咧地开走了。梅梅抬起头稍稍挣扎了一下,老实地任我牵了她过马路。

    因为看到她眼睛里亮闪闪的带着委屈,我没有责骂梅梅,柔声问她怎么一下子不高兴了。

    梅梅吸吸鼻子,幽幽地说:“你给她们打得火热,都不理我。”

    我哭笑不得,忙为自己辩解:“呵呵,她们是你的好姐妹嘛,我主要是怕冷场。”

    梅梅说:“你对小君特别热心,是不是看上了她呀?”

    晕!女人怎么都喜欢吃这种莫名其妙的醋?还把莫须有的罪名扣到我头上。我急了:“不是的,不是的。她是你表妹,我是爱屋及乌。”

    我口不择言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梅梅更生气了:“你真的喜欢她呀?”

    “我不喜欢她,我喜欢她也是因为她是你表妹。我怎么会这么容易喜欢一个人呢?我喜欢一个人并不等于是爱。最重要的是你要晓得我只喜欢你!”

    这下梅梅听都不听我了。又挣脱我的胳臂,“咻”一声就不见了。

    我反省自己,骂自己傻B,要在一个女人被嫉妒搞得神志不清的时候,试图让她领悟喜欢与爱的不同。而我又偏偏在解释时把这两个概念时而分开,时而混淆。恐怕是个正常人都弄不明白我究竟表达的是何意图。

    还好眼前就是红豆宾馆,我走进大厅,看到梅梅已在前台办好手续拿着钥匙等我。我又一次对这世道的无常暗暗称奇。人总爱自以为是,而许多事并不是象我们想象的那样。当我自以为梅梅真生气了的时候,梅梅却轻而易举领会了我的意思。

    红豆宾馆是桥城最高级的宾馆,附属的有红豆茶坊,红豆咖啡馆,红豆酒吧。我跟随梅梅走到电梯口等电梯,一时无语。

    梅梅专心致志地看标志电梯运行过程的数字闪闪烁烁,我则心无杂念地仰望板。顶上的吊灯花哨而繁琐,我只担心它会不胜重荷掉将下来。因为我总是对未来不能确定,不知道下一刻究竟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 乘电梯上楼的只有我和梅梅两个,沉默令人尴尬。这时我又发现了梅梅和我的又一共同点,其实都不是表面看来那么活泼外向的人。人多的时候表现得活跃,大概只为了在热闹里躲避孤单。

    这时梅梅的电话响了,我和梅梅都被这打破沉静的突兀铃声吓了一跳。我看到梅梅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掏出手机,背转身去,口里含混不清地答应着。我只好不看她,双眼死死地盯住标示楼层的显示灯。已经到了十四楼,就在这时电梯开了。梅梅轻轻推了我一下,我率先跨出电梯,掏出香烟装做点火的样子,在一旁等她接完电话。

    梅梅走到我身边对我说:“是我表弟他们,叫我出去吃饭。我不去,我们就在这里随便叫点吃的好了。”

    我无语表示赞同,跟随梅梅进了房间。梅梅熟练地打电话张罗服务员送吃的,我则无聊地在房间里走来逛去。

    看来这家宾馆装修得还不错。这是一个一室一厅的套房,有浴室和卫生间,日常用品应有尽有,布置得还算高雅舒适。我走进卧室,一眼看见放在床头柜上包装精美的安全套,吓得我慌忙退了出来。

    梅梅已开了电视坐在沙发上抽烟,是三五。我本来不爱抽那个烟的,结果后来被梅梅同化了只抽那个。

    服务员很快把吃的送来,尽是些莫名其妙又贵的玩意。蛋糕饼子什么的,还有一瓶红酒。记忆深刻的是有两个煎的荷包蛋,因为不象我妈弄的焦黄,嫩嫩的煞是好看。大概女孩子都喜欢吃些华而不实的东西。我很想能从中找出点荤腥来,然而结果令我大失所望。

    最终是我消灭了一个饼子,大半瓶红酒,两个荷包蛋,有一个还是梅梅夹给我的。我吃不惯这些东西,保证肚子不再有饥饿感之后,我再也吃不下去了。梅梅吃得更少,大多数时间她在看我吃,她也喝了一点点酒。我很惊奇地发现饼子里原来是有肉馅的,我感叹人生难料的事真是太多了。

    许是酒精的作用,梅梅两颊绯红,娇媚动人,我更是心跳得厉害。我们两个当时可能说了很多废话,我大多不记得了,能记得的只是一小段。以至于后来我常常怀疑在那天那个时刻那家宾馆里,梅梅和我只说过那一小段话。

    我激情难耐,和梅梅热情拥吻。不知不觉就进了卧室。梅梅是退着走的,我还是进门就看见了床头柜,看见了上面放着的东西。我放慢动作,慢慢停顿,尽管我能感觉梅梅同样热烈的心跳。说不清是什么心理,梅梅不同于我所有经历过的女孩,我觉得就这样随便在一起是对她的亵渎。

    我指着床对梅梅说:“我们躺着说会话。”

    我们合着衣服躺在宽大的床上。梅梅问我:“天涯,你在家睡小床还是大床呀?”

    我说:“我从很小就一个人睡,睡大床。你呢?”

    梅梅笑了,笑得很美很天真。她说:“我也是,从小一个人睡,睡大床。”

    我俩同时大笑,很开心的样子。但只一会梅梅便叹了一口气说:“在我们这里有句谚语,说的是从小就一个人睡大床的人,长大后都不会结婚,命里注定会孤独一生。”

    我取笑梅梅孩子气,说那是迷信,信不得的。梅梅点头,把头枕在我的手臂上,我抚摩她的一头卷发。当我的手触到她的脸颊时感觉有些凉凉的。

    我说:“傻女孩,怎么哭了?”

    梅梅说:“我高兴呢,天涯,我没哭。”

    外面的电视里传来阿杜的歌《坚持到底》,我们就那样相拥着静静聆听: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水里 在火里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的爱不偏不倚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就算时光倒回去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也追到石器世纪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你让我看透生命这东西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个字 坚持到底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没有你 我的生活回到一片狼藉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你让我翻破爱情的秘笈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个字 坚持到底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管有多苦 我会全心全力 爱你到底 
    天渐渐黑下来,梅梅起身说她该回家了。她不让我送,说我累了让我早点休息。我还是把梅梅送出宾馆,为她招来出租车,看车子载着她渐行渐远……我立在原地,在街边抽了一支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1)| 评论(28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