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生如夏花

惊鸿一般短暂 如夏花一样绚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踏雪寻梅 (八)  

2006-11-13 12:57:04|  分类: 情感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见如故 *1粒尘中沙

   

    在我信誓旦旦地蛊惑下,梅梅也对我说了很多“惊天地泣鬼神”的情话,又一次与我在网络上定了终身。

    第二天,梅梅没对志伟及他的家人做任何交代,只身离开了上海。至于梅梅为何不彻底与志伟做个了断,我一时兴奋过头根本无暇考虑其他。我是个心思慎密的男人,这一点小小的疏忽铸成了以后的一错再错,也酿就了志伟的悲剧一生。当然这是后话,也许一切都不过的老天爷在作祟,谁也不能预知明天会这样。

 

    g省的桥城山清水秀,风景如画。这是一个四面环山绕水的城市,几乎绕了城市一圈的河叫剑江,那里有许许多多的桥,木桥.石桥.长桥.索桥,直的.拱的……因此而得名桥城。

    此刻载着我的火车以不紧不慢的速度驶向这座我望眼欲穿的城市。梅梅每隔二.三十分钟就会给我打电话,一会儿问我到了哪里,一会儿问我在干嘛,琐碎的关心令我的心被蜜灌得满满的。

    车到站时离我和梅梅预约的时间还差半个小时,我靠在车站的广告牌下,一边四处观望,一边无聊地抽烟。尽管是我早到,但来来往往的行人令我莫名烦躁,我摸出手机给梅梅打电话,梅梅说她这就来。

    我不在左顾右盼,专心等她。当我点燃第二只烟时,一辆的士在我的前面大概十米的地方停了,车门打开走下一个一袭黑衣的女子,高挑而略显丰满的身材,长长的卷发披散着。春暖乍寒的天,她穿着单薄的紧身毛衣,长裙.马靴,披着有长长流苏的披肩,我知道她是梅梅,只是我没想到她会如此打扮来见我。哪里是二十岁的女孩,明明是一个成熟妩媚的女人。后来梅梅说她是故意这么打扮的,她怕我嫌她不够成熟,因我曾告诉她我喜欢成熟的女人。

    梅梅下车一抬眼正好迎上我看她的目光,我扔了香烟打算主动上前给她一个热烈的拥抱。我刚直起身,却见梅梅掉头拔腿就跑,招手钻进一辆出租车转眼就不见了。

    我觉得莫名其妙,是我判断失误,还是她没把我认出来。正胡思乱想着,梅梅很快打来电话:“天涯,我看到你了!”

    我有些不快:“看到我你跑什么?”

    她竟然咯咯笑了:“你不是我想象的样子。”

    “我怎么不是你想象的样子了?”我丧气地说。

    “你好白哦”她还笑。

    “我是古惑仔,又不是古天乐。我给你说过我很黑吗?”我尽量克制自己的臭脾气。

    “我没想到你这么白呀!”

    “那我是否应该打道回府啊?”自信心遭到打击的我真生气了。

    “不要生气啊,我只是被你吓着了,你打车过来吧,红豆茶坊。”梅梅柔声向我撒娇。

     我心又软绵绵的,算了,都到这份上我也不能真的回去。拦了一辆出租 :“红豆茶坊。”

     此刻我终于知道什么叫似曾相识,原来一切真的就好象我曾做过的梦境一般。我走进茶房,梅梅身边果真坐着几个年龄和她相仿的女孩,全都似笑非笑地看我。无疑梅梅在她们中间是特别的,有一种高贵的气质;她看我的表情有些不安,但更多的是抑制不住的喜悦。

     我毫不客气,径直在梅梅身旁的空位坐下。

    “天涯,我叫小君。是梅梅的表妹,常听梅梅提到你。”在我左边是一个披着直发,模样清纯的女孩,她笑意盈盈地给我打招呼。

    “表妹好!”听到我叫小君表妹,几个女孩对我终于有了露齿的笑容。跟着梅梅为我介绍了另两个女孩,一个叫苏苏,一个叫安妮。她们全都化了或浓或淡的妆,穿着也是属于前卫,除了小君略显斯文,苏苏和安妮倒好象是本就和我熟悉的样子,热络地和我说话。

    看得出梅梅是她们的老大,尽管苏苏看起来好象比我还大些,但她们都很听梅梅的。其间,可能是好奇,小君一直拿眼瞄我,因她是梅梅的表妹,又较腼腆,所以我还是刻意找话和她说,没有冷落她们中的任何一个。初次见面,我深知一定要给梅梅朋友留下良好印象。我也看出梅梅是个极要面子的人,被人捧着的,很在意姐妹们的看法。

    四个女孩包括梅梅全都要抽烟,不过我对女人抽烟持无所谓的态度,我以前的女友大都要抽烟。可能是开心吧,梅梅常常大笑,说到高兴出她就咯咯笑着直往我身上靠,我当然对她是百般呵护,俨然一对热恋中的情侣模样。

    大概喝了一个小时的茶,梅梅问小君她们是在外面吃饭还是回家,她们都笑说还是回家吧。人家大老远来,应该好好休息,明天再让他请我们吃饭。我故意夸张地大叫:“梅梅你的朋友不耿直啊。不给我接风洗尘,倒叫我请吃饭。”

    她们又笑:“就是要你请啊,不然我们一致反对你哦!是不是啊梅梅?”

    梅梅还是向着我的:“你们不要逗他了,明天请你们吃饭就是。

    我招来服务生结帐,梅梅挽着我的胳膊与小君她们一一道别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9)| 评论(11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